Image
By 智能之家

李彦宏:中国企业在人工智能的优势在于数据

2018-03-03 17:49  |   评论

全国政协委员、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已经是第四年提交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提案了。
 
从2015年的“中国大脑”计划,到2016年希望“加快制定和完善无人驾驶汽车相关政策法规”,再到2017年的三项提案全部聚焦在人工智能,今年李彦宏带来的四项提案中,有两项与人工智能相关——希望国家出台政策鼓励人工智能的开放平台和关于无人驾驶。
 
另外两项提案中,一个和雄安新区相关,他希望雄安在吸引人才上有更多特殊政策上的优势,例如税收上更具灵活性;另一个和控烟相关,在更多城市推广出台更加激进的控烟政策。
 
3月2日晚,李彦宏在百度科技园内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五年,自己的提案主要聚焦在一些特别具体的问题,并给出自认为合理、具体的解决方案,希望在“术”的层面对国家有所帮助,但今后的五年,会会逐步把“镜头”往远拉一拉,提一些相对比较宏观的东西,甚至提一些不一定有特别清晰解决方案的提案,关注的领域也不一定完全都是计算机、IT、互联网这些领域,“也可能跨度更大一点。”
 
此外,李彦宏还对百度当前最核心的人工智能战略、自动驾驶竞争、是否回国上市、以及新零售的布局等问题作出回应。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任何时候政策允许百度回来的话,肯定是希望能够尽早的回来在国内的股市来。”
 
而在中美竞争激烈的无人驾驶领域,李彦宏对记者提出一个观点:十年前谷歌用安卓来应对IOS、应对iPhone,今天百度用Apollo来应对谷歌的Waymo(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自动驾驶公司)。
 
人口红利没了,AI机会来了
 
李彦宏今年的四项提案中,有两项和百度的业务紧密相关。
 
第一个是希望国家出台政策鼓励人工智能的开放平台。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开放平台这件事百度做了很多年了,也积累了一些经验,Apollo自动驾驶是比较大的开放平台,深度学习也开源了paddlepaddle,DuerOS也是一个开放平台。人工智能时代,开放平台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因为没有一家有足够多的数据,所以只有把更多的数据汇集在一起,算法也好、技术也好,才能够展现出来更大的影响力。因此一方面百度在积极做开源和开放的平台,另外一方面认为国家应该鼓励所有的公司尤其是大公司来开放人工智能技术方面的平台。
 
特别是最近一年多,各个主流科技公司在人工智能上投入都不小,还有一些相对较小的公司在某些垂直领域扎得很深。李彦宏认为,如果大家把某些技术开放出来,对于其他的企业是有帮助的。“可能不是每个企业都愿意免费把自己的技术都打开让每个人去用,这就需要在国家层面出台一些政策来鼓励大家做这个事情。”
 
第二个提案是有关无人驾驶。2016年,李彦宏曾提出了“加快制定和完善无人驾驶汽车相关政策法规,抢占产业发展制高点”的提案,2017年百度收到全球第一张开给无人车的罚单,到了今年,李彦宏说感受更加深刻了。
 
他以美国市场为例,真正做无人驾驶的运营都是在亚利桑那州,因为该州给了相关政策配套,对于无人驾驶的保障最完善也最鼓励的。截至目前,美国已经有20多个州都推出了自动驾驶相关的法律法规,中国只有北京市、上海市推出了相关测试的规定,但这还不够。
 
李彦宏认为,汽车是一个包含很多环节的大产业,“比如说自动驾驶高精地图,什么人可以采集,什么人不可以采集,一个无人驾驶的汽车被黑客攻击了变成一个武器怎么办?其实涉及到各种各样的情况。也包括比如政府层面不需要去造车,不需要去发明自动驾驶的技术,但是在道路上,在基础设施的建设上,它能不能做什么东西,使得自动驾驶的技术开发的难度进一步降低等等,就是在各个层面政府都是可以发挥他们的作用。”
 
第三个提案有关雄安。去年百度Apollo首届理事会雄安召开,百度还与河北雄安新区管委会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智能出行、对话式AI应用、云基础设施等多个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共同打造智能城市。
 
“我们非常想发挥作用。”李彦宏说,目前从宏观的角度,雄安什么样的政策优势是真正吸引人的优势?很可能在税收方面,尤其是个人所得税上有更大的灵活性。
 
第四是有关于控制吸烟相关的法律和法规。李彦宏提到,自己很久以前写过一个博客,那时候中国网民是1亿多人,中国烟民是3亿,当时他想:“什么时候这两个数字倒过来就好了。”现在,中国网民网民规模达7.72亿,远超过了中国烟民的人数,但不好的一面是烟民的数量并没有下降,还是3亿多。李彦宏希望,严格的控烟政策从北京、上海推广到全国城市实施。
 
AI中美竞赛:中国优势在数据
 
人工智能被视作是中国弯道超车的机会。在追赶的路上,人工智能的中美差距究竟有多大?
 
李彦宏对第一财经记者坦言,中国在人工智能这个领域应该说是第二,第一确实是美国,但是如果说其他国家和中国人工智能水平来比的话,中国有明显优势。
 
就中美对比来看,李彦宏认为,美国人工智能在人才、基础理论的研究有优势,算法的创新绝大多数在美国发生的。而且美国公司,尤其是互联网公司对人工智能的重视程度也普遍于中国互联网公司更高,所以他们的投入也更坚决、更大……这些都是美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优势。
 
但是中国也有自己的优势,一个体现在于,人工智能对数据比较依赖的,中国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我们有7亿多的网民说的都是中文,文化都是中国的文化,法律也是符合同样的法律,而美国不仅是一个移民国家,各个州的法律也都很不一样,因此中国市场产生的数据本身都是可比的,7亿多人产生的数据和谐、统一,这些数据用来训练机器学习,训练人工智能的模型,可以训练出来非常有价值的结果,这是在数据上的优势。
 
在政策上,李彦宏认为,即使在相关法律还不够健全的情况下,它的总体态度也是鼓励创新的。就像去年他把无人车开到五环上,相关部门虽然做出了处罚,但整体对创新的事有一定的包容程度。
 
此外,李彦宏认为,中国在传统产业相对比较落后的情况下,对于新技术的接受程度或者是抗拒程度比美国要低,接受程度要比美国要高一些。美国电子商务是一个明显的例子,美国每个线下都搞一个电子商务系统,中国线下基本都让线上来做,效率更高一些。”人工智能是同样的,我们跟首钢说检测完全可以用人工智能来替代,他觉得这个挺好,我们做不了,你们来做好了;我们跟大兴的农民对桃子进行的分拣,我们说机器可以做,对方说你要能做就去做。传统的产业不管是农业也好,工业也好,还是服务业也好,他们普遍可以更加开放一些,这方面中国也是有自己的优势。”
 
不过,人工智能变现确实是个问题,无论像百度这样的巨头,还是AI领域的初创型公司,短期内靠在一个新的领域,比如如无人车,要想收到足够多的钱来支撑自己的研发,几乎是不可能的。
 
李彦宏坦言,对于百度而言,就是在靠在其他领域挣到的钱来补新的业务,对于创业型公司而言就要靠融资能力。“现在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工智能公司靠自己的技术卖出去钱来养活自己。”
 
他相信,假以时日人工智能是能够挣到很多钱的,但不是现在着急挣钱就能马上实现货币化。特别是不少人工智能的商业模式是to B业务,要想获得企业的认可你,一定要给企业带来的价值比它付出的钱更多,这条路才能跑得通。
 
“目前来说,一方面人工智能的价值在很多时候还不是那么明确,另外一方面因为产业发展的初期,竞争非常激烈,你说挣不到钱,他说我只出一半钱,或者我免费给你干,只要把数据收集到就行。竞争也很激烈,这个市场目前来说确实没有那么大,但是之所以大家这么有激情去做这个事,是因为它未来会变成一个很大的市场,也会对人们的生活,几乎对每个产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李彦宏说。
 
在中美竞争激烈的无人驾驶领域,李彦宏对记者提出一个观点:谷歌十年前谷歌用安卓来应对IOS、应对iPhone,今天百度用Apollo来应对谷歌的waymo(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自动驾驶公司)。
 
他评价,谷歌现在做的waymo能有点像当年的iPhone,从端到端的解决方案,从操作系统到服务等等所有都是谷歌自己做。这对于汽车工业界是一个炸弹,后来出现了传统汽车公司去花几亿美金甚至十几亿美金去买一两年的20几人的小公司,因为大家都慌了。
 
李彦宏说,百度要用用开放的生态来应对封闭尤其在人工智能时代,让大家共享这些原代码,共享数据,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百度就有了包括整车厂商、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等90多家合作伙伴。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举例,对于自动驾驶来说或者是阿罗波平台,汽车厂商是否贡献数据,是由这些合作伙伴自己决定的,如果决定不想共享自己的数据,没有问题,就用阿波罗的原代码就可以。但是如果决定贡献数据,百度双倍返还给车厂别人贡献出的数据,这样很多车厂有了把自己数据贡献出来的动力,百度也能够看到更多的市场上的需求,这是阿罗波的体系。
 
这有点类似像百度搜索和电商企业的合作。李彦宏说,过去电商们也不愿意把自己的数据给百度,因为总觉得这个东西是机密。但是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电商也希望把别人的用户精准去触达,只有把数据开放出来,才能更好的去做匹配,从而提升了转化率,实现更多收益。例如,在去年第三季度财报发布时,百度曾透露,自从7月初应用了信息流动态广告以来,某电商通过这一服务获得了超过一倍的投资回报率。
 
一直希望百度回国上市
 
除了外界最关心的人工智能,李彦宏还回答了关于是否回国上市、以及对于新零售的布局等问题。
 
为了留住下一批BAT,资本市场对互联网、智能制造、生物医药和生态环保等领域高新技术企业正在展现出更加包容的态度。不久前,富士康IPO“特事特批”与360借壳上市可以看作是新股发行制度变革的先声。
 
百度是否有计划将一些新的业务放在国内上市?
 
李彦宏的回答是:“我们一直希望百度能够整体在国内上市。”因为百度主要用户、主要市场、主要股东都在中国,如果百度也在中国上市的话,这是最理想的情况。当年百度之所以去美国去上市,是因为中国当时的政策不允许,百度VIE的结构从中国的法律来看是一个外资公司,一直到今天仍然存在着比较大的政策的障碍。“任何时候政策允许百度回来的话,我们肯定是希望能够尽早的回来在国内的股市来上。”
 
过去一年新零售疯狂的线下并购潮,以阿里巴巴54亿元入股居然之家收官,但这可能只是2018年新零售领域更大规模并购的一个序幕而已。仅仅粗略统计一下2017年至今,阿里巴巴与腾讯两家公司的线下商业投资,总投资额至少在1000亿元以上。
 
作为人工智能一个广泛的应用场景,接下来百度是否也有布局新零售的计划?
 
李彦宏对第一财经表示,在百度平台上,有各行各业的客户从中获取他们潜在的客户、生意,其实百度是一个很大的流量的平台。在PC时代,百度可以说是互联网的入口;到了移动时代发生了一些变化,APP生态的分发效率低,对技术的依赖不强。他认为,在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计算机科学没有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技术进步是比较慢的,这就是为什么移动互联网时代人口红利非常重要。当人口红利已经没有了,未来要增长靠什么?靠技术来推动,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的演进,在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会是一个推动产业前进的主要动力,而这些东西又是百度所擅长的。
 
“我们可能经历过起起伏伏,但是人工智能时代是属于百度的时代,我们有了一个真正施展的空间。”李彦宏说,至于说是新零售还是新的服务,还是其他的什么领域,对百度来说都是很好的机会。
 
他对记者举了个例子,百度在去年“双十一”公布了一个数字,百度在电商领域的收入同比涨了120%,“百度应该说电商也好、新零售也好,或者整个大的零售也好,是发展当中的受益者,甚至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在采访的最后,他还建言创业者,创业最重要的还是找准属于自己的机会,发现自己既擅长又喜欢的事。“因为你擅长了,你可以做得比别人好,因为你喜欢了,你不会因为有挫折、有困难就会放弃,很多的这种创业都是需要长期坚持才能够做成功的,极少的情况做一年两年就成了。”他表示,即使今天非常非常成功的公司,历史可能在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几乎极少能够看到泡沫时期曾经出现过成立两年多就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今天市场在逐步走向成熟,大家没有那么强的投机性。况且就算你上市了,你成功了,也不一定,最后业务挣不到钱了,慢慢萎缩,你的股票就无法支撑。”李彦宏说。

文章点评